中国历史百科

广告

鸿门宴的真正英雄是谁?

2011-12-05 18:09:40 本文行家:梁瑾瑜

鸿门宴的真正英雄,不是项羽也不是刘邦,不是范增也不是张良,不是项伯更不是项庄,而是樊哙。樊哙是鸿门宴的当事者,也是鸿门宴的真正英雄。《史记·鸿门宴》的精彩叙事,就是根据樊哙家代代相传的口述写成的,所以生动得使人难以置信,真实得让人滋生疑虑。

鸿门宴的真正英雄,不是项羽也不是刘邦,不是范增也不是张

图片 1图片 1


良,不是项伯更不是项庄,而是樊哙。樊哙是鸿门宴的当事者,也是鸿门宴的真正英雄。《史记·鸿门宴》的精彩叙事,就是根据樊哙家代代相传的口述写成的,所以生动得使人难以置信,真实得让人滋生疑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偶然,在网上读到电影导演陆川的一篇文章,“借飞机时间进行史实扫盲”。说是为了准备拍摄《鸿门宴》,正在大量看秦汉时期的史料、史籍。坐飞机的时间最是好用。

陆川先生在飞机上所读过的书目中,有幸提到我的两本书,一本是《汉帝国的建立与刘邦集团》,一本是《秦始皇的秘密》。前一本是我在东京大学的博士论文,科学主义的史学研究专著,非专业读者读起来相当不易,怕会读得头疼心烦。这本书本是日文写成,2000年三联书店出了中文版,早就绝了版,陆川先生能够找到这本书而且过了目,不但是难得而且是难为了,我向敢于读这本书的陆川先生表示敬意。后一本是我在东方卫视的电视讲座的改编稿,一种历史推理的尝试,内容和形式都是新的,比较好读,希望陆川先生能够读得下去,也希望能够喜欢。

不过,我的这两本书都与没有写到“鸿门宴”。鸿门宴是我一直关注而且作过深入研究的课题。关于鸿门宴及其前前后后的历史,我在另一本书《秦帝国的崩溃》(中华书局,2007年)当中做过详细的描叙,至于究明鸿门宴真正的英雄是樊哙, 破解《史记·鸿门宴》之所以精彩动人的奥秘(因为是根据当事人樊哙家的口述写成的),我写在另一篇学术论文“论《史记》叙事中的口述传承”里面了(《周秦汉唐文化研究》第四辑,2006年3月)。

《秦帝国的崩溃》,是流行易读的历史叙述,陆川先生或许可能看到过, “论《史记》叙事中的口述传承”是专业的史学论文,一般人不会关心,也不容易找到,陆川先生大概也关注不到。由此我联想到,如果陆川先生能够将我叙述和研究鸿门宴的后面两部著作过目的话,一定比读前两本书更有利于拍摄鸿门宴。特别是后面一篇不易见到论文,可以说是为审视鸿门宴提供了崭新的角度和独特的视点,对于编导和摄影,或许都有意想不到的启示?

我不认识陆川先生, 也没有看过陆川先生的电影(实在是惭愧)但是,陆川先生的一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:“《南京!南京!》为什么尽管有非议,但是没有一个历史学家跳出来指责我与史实有出入?因为里面每一个情节镜头,我都能给你找到史料依据。那时候,不知道看了多少史料。”通过这句话,我能够体会到陆川先生的编导风格,有一种能够对话的感受。

所以,我信手写了这篇博文,希望有朋友能够将这封短信转达给陆川先生,希望他读了这篇博文后能够有助于《鸿门宴》的拍摄。当然,我更希望有兴趣有耐心的读者读了这篇文章和后面的附文后,不会再怀疑鸿门宴的真实性,误将鸿门宴当作司马迁创造的虚构故事。

 

为了方便起见,我将这篇文章中有关鸿门宴的部分摘录在下面,不但为了鸿门宴的摄制,也提供给对鸿门宴有兴趣的读者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鸿门宴的真正英雄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司马迁与樊哙后代的交往

鸿门宴叙事的取材来源,司马迁没有没有明说。不过,分析鸿门宴的人物和描写,我们大致还是可以找到叙事的眼点,也就是当事的目击者和口述者。鸿门宴,是项羽和刘邦和解的大宴,时在二世三年十二月,地在鸿门项羽军营中,出场者,特别是项羽方面的出场者当为数众多。不过,考《项羽本纪》的叙事,有名有姓的出场者共有11人。其中,项羽方面有项羽、项伯、范增、项庄、陈平,共五人,刘邦方面有刘邦、张良、樊哙、夏侯婴、靳强、纪信,共六人。刘邦方面六人中,夏侯婴、靳强和纪信三人一直留在项羽军军门外,没有亲历宴会。

条理《史记》鸿门宴叙事,大体可以分为八个小节,八节叙事条分缕析,丝丝入环,一步一步将情节引入高潮。

1,首先叙述刘邦一行人由霸上来到鸿门项羽军中,与项羽会谈取得和解。

沛 公 旦 日 從 百 餘 騎 來 見 項 王 , 至 鴻 門 , 謝 曰 : 「 臣 與 將 軍 戮 力 而 攻 秦 , 將   軍 戰 河 北 , 臣 戰 河 南 , 然 不 自 意 能 先 入 關 破 秦 , 得 復 見 將 軍 於 此 . 今 者 有 小 人 之 言 , 令 將 軍 與 臣 有 卻 . 」 項 王 曰 : 「 此 沛 公 左 司 馬 曹 無 傷 言 之 ; 不 然 , 籍 何 以 至 此 . 」

2,和解以后,项羽留刘邦一行宴饮,范增示意项羽杀刘邦,项羽不应。

項 王 即 日 因 留 沛 公 與 飲 . 項 王 ﹑ 項 伯 東 嚮 坐 . 亞 父 南 嚮 坐 . 亞 父 者 , 范 增 也 .沛 公 北 嚮 坐 , 張 良 西 嚮 侍 . 范 增 數 目 項 王 , 舉 所 佩 玉 玦 以 示 之 者 三 , 項 王 默 然 不 應 .

3,范增离开宴会场,招项庄进入,以舞剑助兴为名,谋刺刘邦,引来项伯舞剑,保护刘邦,紧张至于极点。

范 增 起 , 出 召 項 莊 ,謂 曰 : 「 君 王 為 人 不 忍 , 若 入 前 為 壽 , 壽 畢 , 請 以 劍 舞 , 因 擊 沛 公 於 坐 , 殺 之 . 不 者 , 若 屬 皆 且 為 所 虜 . 」 莊 則 入 為 壽 , 壽 畢 , 曰 : 「 君 王 與 沛 公 飲 , 軍 中 無 以 為 樂 , 請 以 劍 舞 . 」 項 王 曰 : 「 諾 . 」 項 莊 拔 劍 起 舞 , 項 伯 亦 拔 劍 起 舞 , 常 以 身 翼 蔽 沛 公 , 莊 不 得 擊 .

    4,张良外出见樊哙,樊哙拥盾仗剑,强行闯入军门,进入宴会场,通过与项羽间的应对,将至于顶点的危机缓解下来。

    於 是 張 良 至 軍 門 , 見 樊 噲 . 樊 噲 曰 : 「 今 日 之 事 何 如 ? 」 良 曰 : 「 甚 急 . 今 者 項 莊 拔 劍 舞 , 其 意 常 在 沛 公 也 . 」?噲 曰 : 「 此 迫 矣 , 臣 請 入 , 與 之 同 命 . 」噲 即 帶 劍 擁 盾 入 軍 門 .交 戟 之 士 欲 止 不 内 ,樊 噲 側 其 盾 以 撞 ,衛 士 仆 地 ,噲 遂 入 , 披 帷 西 嚮 立 , 瞋 目 視 項 王 ,頭 髮 上 指 , 目 眥 盡 裂 .項 王 按 劍 而 跽 曰 : 「 客 何 為 者 ? 」 張 良 曰 : 「 沛 公 之 參 乘 樊 噲 者 也 . 」 項 王 曰 : 「 壯 士 , 賜 之 卮 酒 . 」 則 與 斗 卮 酒 . 噲 拜 謝 , 起 , 立 而 飲 之 . 項 王 曰 : 「 賜 之 彘 肩 . 」 則 與 一 生 彘 肩 . 樊 噲 覆 其 盾 於 地 , 加 彘 肩 上 , 拔 劍 切 而 啗 之 .項 王 曰 : 「 壯 士 , 能 復 飲 乎 ? 」 樊 噲 曰 : 「 臣 死 且 不 避 , 卮 酒 安 足 辭 ! 夫 秦 王 有 虎 狼 之 心 , 殺 人 如 不 能 舉 , 刑 人 如 恐 不 勝 , 天 下 皆 叛 之 . 懷 王 與 諸 將 約 曰 『 先 破 秦 入 咸 陽 者 王 之 』 . 今 沛 公 先 破 秦 入 咸 陽 , 豪 毛 不 敢 有 所 近 , 封 閉 宮 室 , 還 軍 霸 上 , 以 待 大 王 來 . 故 遣 將 守 關 者 , 備 他 盜 出 入 與 非 常 也 . 勞 苦 而 功 高 如 此 , 未 有 封 侯 之 賞 , 而 聽 細 説 , 欲 誅 有 功 之 人 . 此 亡 秦 之 續 耳 , 竊 為 大 王 不 取 也 . 」 項 王 未 有 以 應 , 曰 : 「 坐 . 」 樊 噲 從 良 坐 .

5,刘邦离开宴会场,樊哙和张良也先后出来。刘邦决定留张良辞谢应酬,自己先行归还霸上军中。

坐 須 臾 , 沛 公 起 如 廁 , 因 招 樊 噲 出 .沛 公 已 出 , 項 王 使 都 尉 陳 平 召 沛 公 . 沛 公 曰 : 「 今 者 出 , 未 辭 也 , 為 之 柰 何 ? 」 樊 噲 曰 : 「 大 行 不 顧 細 謹 , 大 禮 不 辭 小 讓 . 如 今 人 方 為 刀 俎 , 我 為 魚 肉 , 何 辭 為 . 」 於 是 遂 去 . 乃 令 張 良 留 謝 . 良 問 曰 : 「 大 王 來 何 操 ? 」 曰 : 「 我 持 白 璧 一 雙 , 欲 獻 項 王 , 玉 斗 一 雙 , 欲 與 亞 父 , 會 其 怒 , 不 敢 獻 . 公 為 我 獻 之 」 張 良 曰 : 「 謹 諾 . 」

6,刘邦与樊哙、夏侯婴、靳强、纪信由小路归还。

當 是 時 , 項 王 軍 在 鴻 門 下 , 沛 公 軍 在 霸 上 , 相 去 四 十 里 . 沛 公 則 置 車 騎 , 脱 身 獨 騎 , 與 樊 噲 ﹑ 夏 侯 嬰 ﹑ 靳 彊 ﹑ 紀 信 等 四 人 持 劍 盾 歩 走 , 從 酈 山 下 , 道 芷 陽 閒 行 . 沛 公 謂 張 良 曰 : 「 從 此 道 至 吾 軍 , 不 過 二 十 里 耳 . 度 我 至 軍 中 , 公 乃 入 . 」

7、张良代刘邦辞谢项羽、范增。

 沛 公 已 去 , 閒 至 軍 中 , 張 良 入 謝 , 曰 : 「 沛 公 不 勝 桮 杓 , 不 能 辭 . 謹 使 臣 良 奉 白 璧 一 雙 , 再 拜 獻 大 王 足 下 ; 玉 斗 一 雙 , 再 拜 奉 大 將 軍 足 下 . 」 項 王 曰 : 「 沛 公 安 在 ? 」 良 曰 ︰ 「 聞 大 王 有 意 督 過 之 , 脱 身 獨 去 , 已 至 軍 矣 . 」項 王 則 受 璧 , 置 之 坐 上 . 亞 父 受 玉 斗 , 置 之 地 , 拔 劍 撞 而 破 之 , 曰 : 「 唉 !豎 子 不 足 與 謀 . 奪 項 王 天 下 者 , 必 沛 公 也 , 吾 屬 今 為 之 虜 矣 . 」

8,刘邦回到霸上军中,诛杀向项羽告密的部将曹无伤。

沛 公 至 軍 , 立 誅 殺 曹 無 傷 .

    考察上述八条叙事,可以明确地看到,该叙事的立场,是在汉的方面。也就是说,可能的眼点,也就是当事的目击者和口述者,是在汉方的六人当中。汉方六人当中,除去刘邦和未进入宴会场的夏侯婴、靳强和纪信,可能性最大的就是张良和樊哙。张良自始自终参与其事,樊哙只是途中参入。不过,通读整个鸿门宴叙事,樊哙反复出现,言语行动最多。鸿门宴叙事最为详尽生动的部分,无疑是第4条樊哙闯入宴会场的描写,最为突出的英勇人物,无疑也就是闯入会场的樊哙了。樊哙缓解危机于千钧一发,他与项羽间的对话应酬,音容举止,特别是拔剑在盾牌上切割生猪肩啖食的细节,非生临其景者传达不出来。以功劳记事而论,鸿门宴的主角和最大功劳者是樊哙,以文章分析而论,鸿门宴叙事的眼点,也就是当事的目击者和口述者,也应当就是樊哙。

司马迁在《史记·樊酈滕灌列傳》太史公曰中说:“ 吾 適 豐 沛 , 問 其 遺 老 , 觀 故 蕭 、 曹 、 樊 噲 、 滕 公 之 家 , 及 其 素 , 異 哉 所 聞 ! 方 其 鼓 刀 屠 狗 賣 繒 之 時 , 豈 自 知 附 驥 之 尾 , 垂 名 漢 廷 , 德 流 子 孫 哉 ? 余 與 他 廣 通 , 為 言 高 祖 功 臣 之 興 時 若 此 云 .”此处“余與他廣通”之他广,是樊哙的孙子樊他广。为便于考察起见,列樊哙家世系如下表:

    樊哙家系表

    1,樊哙

       秦二世元年九月随刘邦沛县起兵,高帝六年正月封舞阳侯,惠帝六年死。

    2,樊亻亢

      樊哙(与吕须)子。惠帝七年嗣侯,高后八年,坐诸吕之变诛。

    3,樊市人

       樊哙子,文帝元年封,继为舞阳侯,景帝六年死。

    4,樊它广

       樊哙孙,景帝七年嗣侯,景帝中五年失侯国除。

    5,樊胜客

      樊哙曾孙,长陵不更。宣帝元康四年诏复家。

    6,樊?

       樊哙玄孙

    7,樊章

      樊哙玄孙子。

司马迁生于景帝中元五年, 同年,樊他广失侯国除。其时,樊他广已经作了六年舞阳侯,由此推断司马迁与樊他广间的年龄差,至少在十岁以上。司马迁问丰沛,是在他二十岁第一次旅行时,大约是在武帝元朔三年,他与樊他广交往的开始,或许就在这次旅行前后。若以樊他广二十岁嗣侯计算,他比司马迁大二十六岁,此时四十六岁。樊哙鸿门宴救驾的事情,是樊哙家子孙后代世世相传的光荣历史,司马迁以访问丰沛龙兴故地为契机,从樊他广处听到鸿门宴的详情叙事,后来,当他撰写史记的有关章节时,就将樊他广的口述作为重要史料。樊他广对司马迁所讲述的高祖功臣们的事迹中,最多的当然是祖父樊哙的事迹,而在樊哙的事迹当中,最详细最精彩生动的无疑就是鸿门宴了,其可靠性,堪称第一手史料。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